一杂博,跨圈萌,随心产,慎关注。

[Naruto/卡带子] 假想敌 中

卡卡西♂ X 带子♀ 现架
土单方面性转,有伪百合要素X3,很少女,很狗血X3
OOC和雷并存,想好再下拉。※此章有琳向卡告白情节

给亲友的换粮

 

 

 

 

不要踩雷,重申一遍不要踩雷

 

 

 

 

 

这是一个过渡带

 

 

 

 

 

假想敌 中

 


野原琳注意旗木卡卡西的时间越来越长。

 

宇智波带子隐隐约约觉得要发生什么了,她捂着自己的心脏落寞得像是被抛弃在雨夜里的孩子,雨滴砸到她黑发,砸到她的脸颊,砸在她的胸口,几乎没有重量却让她全身发疼。

 

她还没有把她对琳的爱恋说出口,就要失去它了。

 

带子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班里的女生们看那些青春疼痛小说哭的死去活来,艺术创作源于生活老师说的一点没错。带子抹掉眼泪,把脸沉入温热的洗澡水中,咕咚咕咚吐着泡泡,并在心里恶劣的诅咒旗木卡卡西不会得到他喜欢的人,甚至被那人讨厌!

 

她心知肚明这只是徒劳的挣扎,自欺欺人罢了。琳喜欢卡卡西,卡卡西又喜欢琳,这一切多么显而易见。她的竞争对手拥有不可比拟的优势,虽然不想承认,卡卡西戴着口罩露出一双眼睛都能帅的惊天动地,品学兼优运动全能,谁会不喜欢他。

 

「不对!」

 

带子赶紧拍拍脸把这糟糕的念头赶出脑海,也有个例的,我就不喜欢他!

 

不过琳现在还陪在她身边,要是和卡卡西交往肯定不要她了……

 

糟糕,又想哭了。

 

宇智波带子的手抱住膝盖把头埋进去,被难受的情绪交织缠绕着,带子一时半会分不清究竟是「好朋友会在恋爱后忽视她」还是「她的暗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的情感更强烈。

 

明天还要见琳呢,把眼睛哭肿了不好看。

 

洗好澡,宇智波带子躺在床上睡不着,一闭眼全是那个该死的白毛,为了快速入睡她别无选择,只能数旗木卡卡西。

 

一只卡卡西,两只卡卡西,三只卡卡西……

 

呜!!……气到睡不着!

 

 

 

琳在门口等带子一起上学,带子叼着面包揉着困倦的双眼和琳说抱歉,琳笑着拉着她从玄关走出去。

 

“走吧。”

 

宇智波带子本以为这是和往日相同的一个早上。

 

她和琳走过商业街,穿过十字路口,带子已经解决了自己的早餐,接过琳给她递的纸巾擦掉嘴角的果酱,去往学校的路只剩一半了。

 

棕发女孩突然转了个圈反身,带子几乎要撞在琳身上。少女绯红的脸颊在晨光下格外好看,细长的睫毛如蝴蝶般掠过她的心头,带子手足无措地看着走近的琳,看她用手拢住自己的耳朵,温热的呼气让带子的心砰砰直跳,轻声对她说,我做了一个决定,只告诉带子你一个人。

 

 

“我打算向旗木卡卡西表白。”

 

 

「诶?」

 

宇智波带子觉得那可能是她这辈子最有出息的一刻了,她居然在琳在这段发言后生生遏制住上涌的泪花,垂下脑袋不让琳看到她的表情,语气平静(没有抖)违心地送出祝福。

 

“那……加油啊。”

 

「千万……别成功……」

 

她是多么卑劣的人啊。

 

 

 

琳离开的时候,卡卡西路过带子的座位,望了她一眼,也出去了。

 

宇智波带子那时紧紧捏着书包带,没有察觉到。琳说放学后等她一会,她说嗯。黄昏的操场足球队在训练,偌大的教室只有带子一个人,滴答滴答的时钟与她为伴。

 

她感觉自己坐在被告席上,手心冒汗,等着法官判刑。

 

失去琳的恐惧扼住她喉咙,倒灌的海水带着腥气涌入她的口鼻,好难受,不能呼吸了,冰冷席卷着孤独将她推入无尽的漩涡。

 

要忍住,她想,等下还要恭喜琳呢。

 

她还是没有哭。 

 

 

琳拉开教室门,她的表情很平静,这和预想中的不一样,琳应该笑靥如花跑过来拉住她的手,向她宣布喜讯。

 

琳手背在身后,她故作轻松,身前向前倾慢慢走向带子,缓缓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

 

时间几乎凝滞了,带子闭上眼,等待她的死刑判决,在黑暗里她听到琳说:

 

“我失败了。”

 

滚烫的泪水一滴滴打在带子的手背上,琳的肩膀一抖一抖,她哭的很安静。

 

“他拒绝我了。”

 

作为朋友,随便说点什么安慰她,身体快动起来。带子内心邪恶的小人在疯狂叫嚣,都是你的错,为了一己私欲向神明祈求,看吧,你的愿望实现了,可是琳哭了。宇智波带子几乎要被狂喜和内疚折磨疯了,她忍了一整天的泪水终于决堤,抱住琳放声大哭,嘴里凑不出一句完整的安慰话,破碎的哭音喊着“琳”“琳”“琳”。

 

若是长大后审视这一段,她们俩可能还能互相打趣、自嘲幼稚,这点伤痛都不足以在成熟的她们身上留下一个疤。可是刚经历过爱恋滋味的两个女孩子,在那时候,在昏暗的空教室里抱成一团,把伤心化作流泪,没有人能苛责她们。

 

最先缓过来的是琳,她抹掉眼泪,作为她们之间长期作为照顾人的一方,她一下一下给哭到打嗝的带子顺气。谢谢你这么担心我,她说,然后摸出兔子图案的纸巾帮带子拭去眼泪。

 

“别哭了,我没事啦。”,少女摸了摸带子的黑发,给了她一个拥抱,“真的”

 

宇智波带子的眼泪消失在琳的怀抱里,死死抓住琳的袖口,太好了,琳没有不要她。

 

同时她又冒出了一个念头。

 

「把琳弄哭的人,罪无可赦。」

 

宇智波带子坐上了法官的位置,直接给旗木卡卡西判了死刑。

 

 

 

 

旗木卡卡西正在剥葡萄,他黑发黑眼的女朋友躺在他大腿上,给他……织毛衣。他女朋友一向不是什么细心的人,一时兴起就买了材料包,卡卡西看着她拙略的针法,提前完成了心理建设。完整的毛衣他不指望了,带着线头的围巾或许还可以期待一下?

 

他将剥好了葡萄喂进女朋友的嘴里,对方的表情狰狞了一下,又不情不愿咽了下去。

 

“好酸,笨蛋卡卡西你自己都不尝一下吗?”

 

哪能啊,都给你吃了。

 

“你说呢?”旗木卡卡西向他女朋友露出一个迷死人的微笑,果不其然对方脸红了,转头不看他。如果他早点领悟皮相上的优势,多年前的初次告白也不会弄得像个喜剧片。

 

 

那时的旗木卡卡西在自己鞋柜里收到了一封情书。

 

————————————————

 

明天下午五点,天台见。

 

                            宇智波带子

————————————————

如果他能看的更仔细一点,就会发现信封的反面写着三个字:

 

挑战书。

 

 

 

 

TBC

 

 

 

 

卡卡西几乎没啥存在感,带子给琳女神疯狂加戏……但这真的是卡带子,我保证。

我写完都觉得太雷了,怎么这么矫情= = 谢谢看下来还没嫌弃它的读者了!

下一发一定完,然后我就拿着它向基友讨换粮了!


 
评论(8)
热度(71)
© 唱邪 | Powered by LOFTER